530岁汉阳树体检 树干整体健康部分

2018-12-17   阅读:199

  记录历史有三种形式:文字、文物和古树。而这三种中,只有古树是有生命之物。

  从纵向来说,古树是一个活着的历史坐标;从横向来说,古树是一个有生命的地标。

  在武汉,就有一位这样的“历史记录者”——位于武汉市显正街凤凰巷12号的“汉阳树”。这株530岁的古银杏树,从明朝起便生长在此,历经战火、洪水、雷击依然巍然挺立,葱茏舒展。

  12月1日,汉阳树的老街坊们,居住在凤凰巷的20多名居民聚在汉阳树下,在这株了他们生命记忆的树下合影留念,记录下一代人的乡愁。

  召集人是现年66岁的涂和平,他说自己从小就在汉阳树下长大,从懵懂少年到花甲之年,汉阳树才仅仅长高了20厘米。

  涂和平说,银杏树所在的小院子过去是一个四合院,听老人讲银杏树的原主人姓张,因酷爱读书,买下这块地后建造为一个书斋,取名“银杏轩”,并藏书无数。

  1925年,张家人在修缮院子时,银杏只是一棵被雷劈后死了一半的老树,原本准备锯掉,张家人临时改变主意,让它自行生长了几年,没想到树“复活”了;1931年,武汉发特大洪水,不少古树被淹死亡,这棵银杏因所在地势较高,不仅存活,还投奔来此的近十户居民躲过洪水。

  涂和平的妻子刘建环在30多年前嫁入涂家,当年周边的显正街还是单行的马,人们穿着灰绿色的工作服从银杏树的阴影中经过。

  她拿出一张在自家阳台和汉阳树的合影,可以看到银杏枝头上金黄的叶子在四合院之上,似乎踮踮脚尖就能摘到叶子。“当年的树可真大,银杏树长在老屋的天井里,张开就像一个蘑菇,围着老树住着十来户人家”。

  现年82岁的凤凰街老居民余双喜也有着相似的记忆,她是1954年发洪水时,举家从新洲来汉,落脚在此。4个孩子相继在此出生长大,最大的儿子都已有60多岁。每到夏季,巨大的树冠高高耸立在蓝天底下,为人们遮阴避暑;进入深秋,汉阳树如同身披“黄金甲”,一阵风吹过,掉落的叶子如同金色蝴蝶般在空中飞舞。

  近些年来,每年11月下旬,会吸引大批游客前来。凤凰巷的居民老郭家的阳台可谓是观赏汉阳树的绝佳,在此居住了20多年的他,每到叶子黄时,就会看到络绎不绝的游客在汉阳树前游玩。

  汉阳区园林局在汉阳树所在的小院,修葺起仿古式样的栅栏和门楼,派专人守护;武汉市国土规划局汉阳,正考虑为汉阳树制定新的空间规划,以便更好古树。

  11月30日,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首次从引入两台高精检测仪器,对汉阳树进行“彩超”体检。体检结果显示,汉阳树整体生长正常,树干中有部分。下一步,将根据检查结果,邀请国内古树领域的权威专家进行会商,制定综合措施。

  “古树名木的主要是来自于人为的损坏和周边的改变,树周围被混凝土封死、硬质面的铺设、回填土等都会造成树木根茎缺氧。”长期采集汉阳树信息的武汉市园林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丁昭全称,小院的修建及时了汉阳树,但限于周边房屋密集的一时难以改变,树周草坪面积不能完全保障,难以达到2003年武汉市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条例的“按照树冠垂直投影外不小于5米的标准,划定古树、名木和古树后续资源的范围”的要求。

  “在国外,一株古树就足以形成一个公园,比如汉阳树的根系可以下潜2到3米,而底部的根须覆盖面积与巨大的树冠差不多。目前来看,汉阳树的范围确实不够大。”武汉市园林和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过去,紧张的城市用地使得我们很难为了一棵树而经济利益,但现在,人们对生态价值的认识逐步提升,人可以为古树腾挪空间。”武汉市国土规划局汉阳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归元文化片的中,将充分考虑汉阳树的生长需求,规划中注重古树生态价值和文化价值的体现。

  长江日报记者看到,在汉阳树周边的凤凰巷,房屋上都已写上编号,居民们也陆续收到动迁通知,相信不久的将来,随着城市旧城的完成,汉阳树也将迎来新的未来。

新媒体

明朝为什么打不过清朝呢?原
应该说在明朝和清朝发生的几次战争中,明清双方互有胜负。不过从历史的发展进程看,明朝确实在不断地衰落,而清朝一直

快乐彩票网决定明朝命运的五
萨尔浒战役是1619年(明万历四十七年,后金四年)二到三月间,在明朝与后金的战争中,努尔哈赤在萨尔浒,以及萨尔浒附

国营养猪:奇葩的大明朝室管
在明朝,各种思维奇葩的制度,此起彼伏。这些制度往往深刻的影响了国家的财政、军事和地方管理事物,交织在一起,成为

明朝时期东北属于明朝的领土
提到东三省我们就会想到东北的黑土地,那里民风淳朴,物产丰腴。四季分明,夏季是避暑的好去处,冬季又是冰雪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