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河晨曦(行天下)

2019-01-07   阅读:170

  清晨,我走出旅店,沿着老街的青石板向北行几十米,到一座土地庙处向东转,有一条下坡通向江边。

  晨曦中,江水平静地流趟,两个女人坐在江边洗衣,将衣服浸泡在水里,又提起放在石板上,举棒拍打,声音清脆,划破清晨的。

  旭日从对岸林边升起,投影江中一道,且荡漾着。一只渡船驶离码头破浪而来。回望古镇,斑驳的墙壁已染上一层金色,金碧辉煌,延绵数里。

  河滩上,一金黄的菊花、红白相间的格桑花轻轻地摇动着,欢送一群嘻笑蹦跳的孩子上学去。

  西河古镇,因在河西,故得名。这河,便是青弋江。她从黄山来,由南向北,一泻数百里,奔向长江,在这里划了一个弧。多少年来,一到雨季,江水猛涨,此处便泛滥。六百多年前,也就是明朝洪武年间,秋收之后,各地民工集聚这里,挖河泥,挑圩筑堤,年复一年,河深了、堤高了,民工开始在堤两边搭窝棚、盖房子,跟着开饭店的、开商埔的也来了。房子多了,堤就成了街,变成了镇。

  繁盛时,往来船只常停泊西河,此地成为山区竹、木、柴、炭销售的集散地,下游的粮商也在此设点收购粮食,店铺、作坊、饭店、浴池遍街开花,热闹非凡。各种小吃,西河馄饨、羊肉、蛋糕、油炸臭干子、方片糕、青弋江小鱼等,满街飘香。街道南北,青石铺面,宽不过二三米,曲折蜿蜒两三里,却也闻名一方。

  西河沧桑,几起几落。前年,我们作家一行来到这里采风,只见人去街空,满目颓败。青壮年外出打工,在镇上、县城买房,老的少的大都跟去了。红杨镇、芜湖县主事的有不甘,决定建设美丽乡村,打造古镇旅游文化。红阳镇党委汪晓娟有一个诗情画意的网名——“月上西河”,她经常上传西河风光的风景图片,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京城朱明德,当过、院长,退休后放弃在家中的休闲享受,像一条鱼儿游到青弋江,到西河老街要了一间老屋做画室,画了好多的鱼和西河人家,和当地老乡打得火热,还不断呼朋唤友前来看风景。我们就是被他“忽悠”来的。

  一江秋水,一条古镇,一座名山——素有“小九华山”之称的珩琅山,树木葱茏,两峰对峙,主峰下有珩琅塔,六面七层,由特制的大青石砌成,建于明万历年间,曾扛住日军几发炮弹的轰击;塔旁建有廊房,东边有白马寺,南边有兴云寺,寺旁有白云池;对面山峰上也有古庙群,且大钟悬挂,钟声一响,佛音响彻方园数十里;山下遍布如诗如画的江南水乡风光……可这些,对于,尚“养在深闺人未识”。

  重返西河,老街已整修一遍,古色古香。街上有了店家,我们一行住进“金谷春”民宿店。老板从苏州来,将小院“修旧如旧”。房间是古朴风格加星级享受,不但有热水,连马桶坐上去都有温度。推开小窗,但见竹林菜畦,飞鸟穿林。晚餐,一桌人品尝了羊肉、油炸臭干子、方片糕、青弋江小鱼。

  入夜,月上西河,漫步老街、石板,看着木门铁环,屋檐下的红灯笼,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这是童年的记忆,还是在明清年间?忽然,“吱嘎”一响的关门声,在寂静的老街传响。我疑心会不会碰上夜间敲梆子的大爷。待走进一家茶室,见数位同伴在品茶喝咖啡,谈笑风生,方回过神儿来。

  第二天,见三三两两的游客,他们东看看、西瞅瞅,透着好奇。走到“新四军第三支队西河纪念馆”,我进去一看,虽只有几十平方米,却布置有方,墙上的文字和照片清晰整洁,下边的玻璃柜还展示着战刀和军号。当年日军飞机三次轰炸西河,房屋百余间,伤亡近百人,还一度占据古镇,烧杀。新四军在这方圆百里与侵略者殊死搏杀。红杨树战斗,湾沚枪声,马家园大捷,这些战事至今还被当地人津津乐道。一会儿闪进来一男两女,楞头楞脑,颇为惊讶:日本人还真来过这里!

  其实,早在清咸丰年间,太平军与清兵还在此筑营鏖战,长达四年之久。小镇故事多,一砖一瓦都有来头。

  出古镇,车在田野间奔驰。两边的稻田金灿灿的,如油画一般。车上一人问,“喜看稻菽千重浪”,这里怎么没浪呢?有人回答,现在种的是优良品种,稻秆矮壮,抗倒伏;要有诗意,还得复古,种长秆稻。行进间,遥望珩琅山,孤峰,钟楼依稀,不知夜半钟声到哪里。

  车在一个村边停住。我们走过小桥,举目眺望,眼前是花的海洋。六百亩的玫瑰花、格桑花、百日草,铺满平川,随风“千重浪”;两边山峦茂林,如同卫士,护卫着万千花仙子。绵绣玫瑰谷,令人陶醉。

  行走百米,爬上一道高堤,一片湿地跃入眼帘:沟渠纵横,水草荗盛,各种飞鸟、野鸭出没其中。白茫茫的芦花,摇来晃去,是在招手还是在舞蹈?

  当夕阳西下时,我们正在“和平公园”的茶园里流连。游客们忙着在绿丛中、晚霞里尽情摆拍。

  据悉,已有影视剧来西河取景,拍摄明清、时期的题材几乎不用搭外景。上海鼎视、波若民宿等企业前来签约西河古韵文化创意园等业态项目;去年,首届月上西河中秋民俗文化周成功举办;2018年春节前,西河古镇又筹办了首届年货节,连芜湖市区、宣城、南陵等地游客也闻讯赶来……

  清晨,我走出旅店,沿着老街的青石板向北行几十米,到一座土地庙处向东转,有一条下坡通向江边。

  晨曦中,江水平静地流趟,两个女人坐在江边洗衣,将衣服浸泡在水里,又提起放在石板上,举棒拍打,声音清脆,划破清晨的。

  旭日从对岸林边升起,投影江中一道,且荡漾着。一只渡船驶离码头破浪而来。回望古镇,斑驳的墙壁已染上一层金色,金碧辉煌,延绵数里。

  河滩上,一金黄的菊花、红白相间的格桑花轻轻地摇动着,欢送一群嘻笑蹦跳的孩子上学去。

  西河古镇,因在河西,故得名。这河,便是青弋江。她从黄山来,由南向北,一泻数百里,奔向长江,在这里划了一个弧。多少年来,一到雨季,江水猛涨,此处便泛滥。六百多年前,也就是明朝洪武年间,秋收之后,各地民工集聚这里,挖河泥,挑圩筑堤,年复一年,河深了、堤高了,民工开始在堤两边搭窝棚、盖房子,跟着开饭店的、开商埔的也来了。房子多了,堤就成了街,变成了镇。

  繁盛时,往来船只常停泊西河,此地成为山区竹、木、柴、炭销售的集散地,下游的粮商也在此设点收购粮食,店铺、作坊、饭店、浴池遍街开花,热闹非凡。各种小吃,西河馄饨、羊肉、蛋糕、油炸臭干子、方片糕、青弋江小鱼等,满街飘香。街道南北,青石铺面,宽不过二三米,曲折蜿蜒两三里,却也闻名一方。

  西河沧桑,几起几落。前年,我们作家一行来到这里采风,只见人去街空,满目颓败。青壮年外出打工,在镇上、县城买房,老的少的大都跟去了。红杨镇、芜湖县主事的有不甘,决定建设美丽乡村,打造古镇旅游文化。红阳镇党委汪晓娟有一个诗情画意的网名——“月上西河”,她经常上传西河风光的风景图片,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京城朱明德,当过、院长,退休后放弃在家中的休闲享受,像一条鱼儿游到青弋江,到西河老街要了一间老屋做画室,画了好多的鱼和西河人家,和当地老乡打得火热,还不断呼朋唤友前来看风景。我们就是被他“忽悠”来的。

  一江秋水,一条古镇,一座名山——素有“小九华山”之称的珩琅山,树木葱茏,两峰对峙,主峰下有珩琅塔,六面七层,由特制的大青石砌成,建于明万历年间,曾扛住日军几发炮弹的轰击;塔旁建有廊房,东边有白马寺,南边有兴云寺,寺旁有白云池;对面山峰上也有古庙群,且大钟悬挂,钟声一响,佛音响彻方园数十里;山下遍布如诗如画的江南水乡风光……可这些,对于,尚“养在深闺人未识”。

  重返西河,老街已整修一遍,古色古香。街上有了店家,我们一行住进“金谷春”民宿店。老板从苏州来,将小院“修旧如旧”。房间是古朴风格加星级享受,不但有热水,连马桶坐上去都有温度。推开小窗,但见竹林菜畦,飞鸟穿林。晚餐,一桌人品尝了羊肉、油炸臭干子、方片糕、青弋江小鱼。

  入夜,月上西河,漫步老街、石板,看着木门铁环,屋檐下的红灯笼,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这是童年的记忆,还是在明清年间?忽然,“吱嘎”一响的关门声,在寂静的老街传响。我疑心会不会碰上夜间敲梆子的大爷。待走进一家茶室,见数位同伴在品茶喝咖啡,谈笑风生,方回过神儿来。

  第二天,见三三两两的游客,他们东看看、西瞅瞅,透着好奇。走到“新四军第三支队西河纪念馆”,我进去一看,虽只有几十平方米,却布置有方,墙上的文字和照片清晰整洁,下边的玻璃柜还展示着战刀和军号。当年日军飞机三次轰炸西河,房屋百余间,伤亡近百人,还一度占据古镇,烧杀。新四军在这方圆百里与侵略者殊死搏杀。红杨树战斗,湾沚枪声,马家园大捷,这些战事至今还被当地人津津乐道。一会儿闪进来一男两女,楞头楞脑,颇为惊讶:日本人还真来过这里!

  其实,早在清咸丰年间,太平军与清兵还在此筑营鏖战,长达四年之久。小镇故事多,一砖一瓦都有来头。

  出古镇,车在田野间奔驰。两边的稻田金灿灿的,如油画一般。车上一人问,“喜看稻菽千重浪”,这里怎么没浪呢?有人回答,现在种的是优良品种,稻秆矮壮,抗倒伏;要有诗意,还得复古,种长秆稻。行进间,遥望珩琅山,孤峰,钟楼依稀,不知夜半钟声到哪里。

  车在一个村边停住。我们走过小桥,举目眺望,眼前是花的海洋。六百亩的玫瑰花、格桑花、百日草,铺满平川,随风“千重浪”;两边山峦茂林,如同卫士,护卫着万千花仙子。绵绣玫瑰谷,令人陶醉。

  行走百米,爬上一道高堤,一片湿地跃入眼帘:沟渠纵横,水草荗盛,各种飞鸟、野鸭出没其中。白茫茫的芦花,摇来晃去,是在招手还是在舞蹈?

  当夕阳西下时,我们正在“和平公园”的茶园里流连。游客们忙着在绿丛中、晚霞里尽情摆拍。

  据悉,已有影视剧来西河取景,拍摄明清、时期的题材几乎不用搭外景。上海鼎视、波若民宿等企业前来签约西河古韵文化创意园等业态项目;去年,首届月上西河中秋民俗文化周成功举办;2018年春节前,西河古镇又筹办了首届年货节,连芜湖市区、宣城、南陵等地游客也闻讯赶来……

新媒体

《武林》里的吕秀才被严重低
如果给出这样的情景提示:一个落魄的秀才,同福客栈的账房先生;郭芙蓉的相公,祝无双的绯闻男友 原来是《武林》中那

宁厂古镇:巴山峡谷中藏了一
地处大巴山深坳里的巫溪县宁厂古镇,目前正面临相当尴尬的前景:如果用重金包装打造,必是又一个千篇一律的油漆古镇;

明代少林武僧浴血抗倭抗战时
武术是中华文化瑰宝之一,而自古又有天下功夫出少林的美誉,少林功夫在中国武术界的地位是无可置疑的。 少林寺武僧是

数据回望华夏 一年峥嵘展望明
2018赛季中超联赛落下大幕,华夏幸福最终以联赛第6名的成绩交出了答卷。 在这其中,有过黯然伤神,也有过喜极而泣,更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