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商梦碎:明朝历史上有名的海盗没有一个死在

2019-01-14   阅读:73

  备受民间的海盗王直终被胡宪被“诱杀”;纵横东亚海洋的“甲必丹李旦”尝试在明廷和前来要求通商开埠的荷兰人之间斡旋;而他的义子郑芝龙则接受明廷招安,在料罗湾打败了荷兰舰队。

  1554年4月,嘉靖钦点徽州人胡宪出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负责抗倭斗争。

  这位入仕十余年尚不得志的臣子对嘉靖这般器重感激涕零,表示“贼一日不除,则臣一日不敢离军营;海上一日不靖,则臣一日不敢离海上”。

  胡宪的到任,立即引起了“倭寇”首领王直的,面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官员,王直心里没有底,赶紧派人前往浙江打探消息。

  其实,胡宪是王直的徽州同乡,1538年中进士以后,先后出任益都、余姚知县,宣府、大同御史和湖广巡按等职。

  十几年间,他整军纪、固边防、平定苗民起义,不仅取得了显著的政绩,而且积累了丰富的军事经验。

  此前两年,明朝大举进剿王直等“倭寇”,不但倭患未平,反而损兵折将,朝中文武皆视抗倭为畏途。此时,胡宪还敢赴任,足见其才干与魄力。

  王直,号五峰,徽州府歙县人,出身商人家庭。早年经商失败,得知走私海外贸易可获暴利,遂于1540年偕同徐惟学、叶满等趁明朝海禁松弛之机远赴广东沿海。

  他们打造巨舰,满载明王朝严禁出海的硝磺、丝绵等物品驶抵日本、暹罗等国,牟取暴利。仅仅五六年时间,就获得了巨额资本,被称为“五峰船主”。

  事实上,王直并不是专事劫掠的海盗,他最主要的事业是海外贸易。当然,这在明朝是被严厉的,因此,他们不得不采用武装走私的方式从事民间贸易。

  一开始,王直还能贿赂沿海官员,确保自己的贸易畅通。后来,王直商团的迅速崛起引起了明中央的注意,嘉靖相继派朱纨等人清剿浙江沿海流民武装。

  明军两夹击,王直移师日本,在平户建立了新的,从此也开始和明朝进行武装对抗。

  客观上讲,嘉靖严厉的海禁政策,不仅阻断了走私商人的财,也造成了沿海居民的大批破产。

  为了明朝解除海禁、通商,王直招募沿海破产农民和部分日本浪人武士对明朝发起了武装进攻。

  自1552年开始,王直接连江苏、浙江等沿海城镇,不仅攻杀官兵而且百姓,成为嘉靖时期最大的海盗。

  1555年,胡宪率兵4000人,与苏、松巡抚曹邦辅夹击屯居柘林的海盗,结果大败,指挥以下的将官战死20余人,兵损千余。

  这次战役的失败,使胡宪认识到单纯的军事进攻是不行的,由此也产生了招抚海盗的想法。

  胡宪(1512—1565),安徽绩溪人,家族世代锦衣卫出身,在东南倭乱时期任直浙总督。

  此前不久,胡宪的前任王抒和兵部的一些官员已提出过招抚王直的,并在朝廷引起讨论,然而最后嘉靖采纳了“一意剿贼,贼首不赦”的方针。

  因此胡宪不敢再直接嘉靖帝招抚王直。虽然不敢直言招抚,但倭寇之乱又不能不平,胡宪决定以地方的名义进行招抚。

  在了解到王直是一个大孝子后,胡宪将此前的王直老母妻儿全部,并妥善安排其生活。1555年9月,胡宪派蒋洲、陈可愿出使日本,与王直接触。

  1556年3月初,在王直义子王滶亲率4只大福船的护送下,陈可愿带回了王直的答复:“愿将松江各处旧贼或擒或剿、或号召还岛,惟中国所命,但要通货、互市。”

  王直明确表达了贸易的要求。但是,胡宪心里明白这是嘉靖绝难接受的。

  知道了王直的目的,胡宪决定走一招险棋:先答应王直,再通过王直戴罪立功,海寇,以此嘉靖网开一面,满足王直的要求。

  1557年9月25日,王直率舰队来到舟山岛西面的岑港。经过一番接触,王直对胡宪不再怀疑,随即上岸被于杭州。

  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完全超出了胡宪和王直的想象。海盗们并没有投降,也没有四散逃亡,而是继续劫掠活动。

  正当胡宪准备上奏嘉靖帝赦免王直,准其戴罪立功时,从京城传来了群臣热议胡宪收受王直重贿的传言。

  此时,胡宪才意识到,朝廷中主张禁海的是多么强大。为求自保,胡宪立即改变奏本,请求处死王直。

  王直死后,“倭患”仍在继续,嘉靖帝不得不启用戚继光、俞大猷,采取的手段平定倭患。

  即使如此,福建沿海的走私活动依然屡禁不绝,福建漳州的月港逐渐成为一个新的走私贸易中心。

  海禁越严,海盗活动越是疯狂,朝中大臣开始反思二者的关系,逐渐分化成禁海派和开海派,大明王朝“重农抑商”的国策开始松动了。

  或许是认识到了“嘉靖倭患”的深层原因,抑或迫于沿海走私泛滥的巨大压力,新即位的隆庆(1567-1572年)批准福建巡抚都御史涂的奏请,有的走私贸易中心——福建漳州的月港。

  这就是历史上的“隆庆开关”。这一手治根的办法相当见效,从此“倭渐不为患”(《明史·兵志三》)。骁勇善战的戚继光,也在这年从东南沿海调往北方,镇守更为重要的蓟州。

  尽管隆庆初年的并不彻底,其目的不过是“于通之之中,寓禁之之法”,但是,民间被的商业活力已然喷涌而出:

  到1576年,月港的关税收入已超过万两白银;1594年则达到29000多两白银,一度被视为“天子南库”。

  1592年,日本关白丰臣秀吉出兵侵略朝鲜,中国海防吃紧,明廷即于次年禁海。直到1598年,日本自朝鲜退兵,明朝才于次年二月复开市舶。

  万历(1573-1620)末年,明朝海防日益废弛,海道不靖,随着葡萄牙人、荷兰人的先后东来,海上,船货。

  此时的中日贸易,非但不因的封禁而阻断,反而使得对日走私者获利更丰,大约是对吕宋贸易的两倍。

  有暴利就有人铤而走险,大量华人(多为福建人)移居日本平户和长崎,专事中日走私贸易,其中最大的是泉州人李旦的海商集团。

  与李旦起名的海盗颜思齐(1589年——1625年),漳州海澄县人因最早率众纵横海峡,招徕泉漳移民,对进行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拓垦,因而被尊为“开台王”、“第一位开拓的先锋”。

  16世纪末,本于菲律宾经商的李旦因与西班牙者不合,转至日本九州岛定居,成为当地华侨。

  李旦借由日本海盗集团帮助,筹组武装船队,于日本、中国、、东南亚间与荷兰、英国所经营船只从事国际贸易往来,德川家康统一日本据说曾受李旦资助。

  除此,李旦也从事海盗行为,因海上作风强悍,被西取昵称为“Captain China”(中国船长),或称甲必丹李旦。(“甲必丹”翻译自英文Captain一词,意思为船长。在西班牙人马尼拉时期,成为了对汉人的称呼。)

  17世纪初,李旦的海商集团活跃于东亚海域时候,明朝陷入了严重的社会危机,暂时无暇顾及海盗走私了。

  李旦和其他中国海商正是充分利用了这一机会迅速崛起,成为东亚海域重要的海上。

  由于对日贸易仍属非法,李旦的商队依然被明朝视为海盗。和王直一样,李旦也希望明朝对日贸易,从而成为的海商。

  就在李旦埋头发展海上贸易的时候,远道而来的荷兰殖民者打破了东亚海域的力量均势。1622年,荷兰人占领澎湖,要求明朝开埠通商。

  此时,紫禁城中的天启整天于木匠活,东林党人主掌朝政。一时间朝政,气象万千。

  但是,此时的明朝依然未能摆脱严重的财政危机,他们既不希望开战,又不愿接受城下之盟。

  李旦敏锐地洞察了这一切,并试图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如果能化解此次危机,就有可能因功获得明朝对中日贸易的承认,从而摆脱现在的海盗身份。

  李旦主动要求从中斡旋。为了及时了解荷兰人的情报,李旦推荐郑芝龙前往澎湖给荷兰人担任通事(也就是翻译)。

  缺乏战争准备的荷兰人抵挡不住,转移到大员(今台南安平),侵占了南部地区,并于18年后击败西班牙独占了整个。

  同年8月12日,斡旋失败的李旦回到平户抱憾病逝。身为李旦义子的郑芝龙趁机侵吞其大部分产业,由十年前的无名小卒一跃成为东亚海域举足轻重的人物。

  自立门户后,郑芝龙离开了急速滑向“锁国时代”的日本,在另一位华商颜思齐的率领下来到,建立了新的根据地。

  这年九月,颜思齐抱病身亡。郑芝龙被推举为盟主,不仅建立了一支实力强大的私人海军,而且效仿明朝在设官建置,形成了初具规模的割据。

  公元1633年10月22日,也就是大明崇祯六年九月二十,隆隆的炮声划破了金门的清晨。

  郑芝龙率领50艘之多“戎克船”和将近100条满载着硫磺硝石和稻草等物的火船,分两包抄了料罗湾内荷兰人与海盗的混合舰队。

  不一会儿,荷兰舰队一艘起火,一艘被俘获,多艘遭受重创。荷军司令、派驻福尔摩沙长官(总督)普特曼斯(Hans Putmans)无奈撤退。

  此时,距离郑芝龙接受明廷招安已有5年的时间。在此期间,郑芝龙以厦门微聚点,养精蓄锐,将部队扩展到了3万余人、战船千余艘的海商集团。

  “金门料罗湾海战”6年后,经过大大小小的战役,海上多年的荷兰人不得已与郑芝龙达成海上航行与贸易协议:

  荷兰对日贸易,需经郑芝龙将中国特产运至岛,转手之后,方由荷兰方面运往日本出售。

  由此,郑芝龙成为东方海洋世界的唯一。但对于明帝国的最后一位来说,1639年的日子实在有些不好过:

  从正月至二月,多尔衮率师过燕京、入山西、下山东,克城四十,俘获人口二十五万七千。而前一年刚刚接受招安的张献忠,又重聚人马,转战四川,而李自成也趁机从商洛杀出。

  不仅仅是外敌入侵和军事反叛,就连天公也不作美,浙江北部洪水,进而演变成蔓延多个省份的水、旱、虫交替的大灾荒。

  如果说,兵荒和犹可的话,那么严重的经济危机则让这位无计可施,由于缺乏白银,富庶的东南地区已经面临严重的通货紧缩。

  到了这一年夏天,物贱银贵的形势空前严峻,为了应付巨额军费,明不得不实行增税计划。

  然而,在这时候增税,只会加速帝国的崩溃。此时的崇祯,终于想到了大海。

  也是在这一年,在明帝国辽阔海疆中,一种完全不同内陆形势的恢弘图景展现在这位面前。

  困扰数代的倭患、海盗已经基本平靖。这一年,日本实行“锁国政策”,彻底退出了东亚海洋竞争。

  选择海洋,在1639年这个普通年份,终于成为一名和一名前海盗的共识。但这一切又来得太晚了。

  5年后,李自成攻陷,崇祯帝自缢,大明王朝轰然倒地。7年后,一度扛起反清复明大旗的郑芝龙举手投降,惟其子郑成功据岛苦守。

上一篇:热门推荐
下一篇:没有了
新媒体

海商梦碎:明朝历史上有名的
备受民间的海盗王直终被胡宪被诱杀;纵横东亚海洋的甲必丹李旦尝试在明廷和前来要求通商开埠的荷兰人之间斡旋;而他的

家丁:明朝中后期军事的中坚
明朝为人熟知的军事制度是卫所制度,明朝在全国设立卫、所两级,作为基本军事单位,士兵设立军户。但是随着到了明朝后

叁门之战:明朝与葡萄牙历史
但随着双方接触的频次增加,互相间了解的深入,合作也就不可避免的产生。尽管这些早期合作的规模往往不大,也非常容易

《武林》里的吕秀才被严重低
如果给出这样的情景提示:一个落魄的秀才,同福客栈的账房先生;郭芙蓉的相公,祝无双的绯闻男友 原来是《武林》中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