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仙湖畔一个神秘消失的青铜古国

2018-12-03   阅读:130

  纸媒记者、总编,供职于多家。退休后创作、旅游、打理博客、微博、微信、qq等自,已出版多部散文、博客文集。

  两千多年前,滇池沿岸有过一个古老的王国,司马迁在《史记》中称之为滇。然而,就在司马迁将她载入典籍后不久,滇国就神秘的销声匿迹了,再没有踪影,没有传说,没有人知道它的臣民哪里去了,像一个亘古的谜,考古学家不离不弃寻觅云南古史上的这段辉煌。——题记

  去云南博物馆去了解一下古滇王国的消失之谜是最好的途径。然而,古滇确实存在了500年,曾经达到鼎盛一时的文明成就。考古学者认定古代滇池一带生活着昆明(今彝族先民)部落。在汉朝以前的滇池、抚仙湖一带建立了古滇国。

  史载西汉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兵临滇国,滇王举国投降,并请置吏入朝。于是汉武帝赐给滇王王印,令其复长其民。这枚纯金铸就的滇王印,两千年后1956年于石寨山发现。那时汉武帝在云南设置了益州郡,滇王的被郡守取代了,从此受制于汉王朝的郡县制度。

  公元前339年,楚国派楚将庄蹻入滇。不久,秦国灭了巴国和蜀国,庄蹻隔断了与楚国联系,于是,以其众王滇,变服从其俗以长之。这是史料中明确记载的一代滇王。但在庄蹻入滇之前的若干年里,滇人青铜文化已进入鼎盛时期。抛开艺术成就的因素,这时的楚文化应比滇文化先进,至少,楚人穿鞋子,而滇人打赤脚,但滇墓里似乎并没有留下他带进云南的多少楚文化踪影。

  公元前1世纪左右,这个孤立的王国终于走到了终点。一位称雄滇池的滇王,向汉朝的使者问:汉朝与我谁更大?在他的眼里,世界不会比滇国的地域大多少。可是,不久之后,这位可爱的滇王连同他的疆土,便在历史上销声匿迹了。

  在云南博物馆见到滇王之印,用纯金铸成,金印重90克,蛇纽,蛇首昂起,蛇身盘曲,背有鳞纹。汉武帝赐滇王之印后,对云南实行羁靡

  两千多年前,云南滇池沿岸,古滇王国神秘诞生,又离奇消失。面对这桩史料奇缺的历史悬案,半个多世纪来,研究人员依托考古,编织时空经纬,已渐渐出这座青铜古国的谜样容颜。

  可当年王国后,一同消失的滇人去哪了?他们的如今又在何方?为探寻滇人去向,研究人员沿着古滇文明可能的径,一向南,展开了一场艰辛的寻找滇人踪迹之旅。

  《史记•西南夷列传》最早记录了滇人的存在——在夜郎国西部,滇是被称为“靡莫”的十多个部落中最大的一个;居住在这里的滇人,头戴魋结,事农耕,有固定聚居城池。

  这里出土的大批青铜器,凝固了滇人生活的往昔:房屋长脊短檐,人居其上,牛羊居其下;王宫祭台诡谲神秘——女巫口诵咒语,男巫提膝弄舞,猎头柱上献祭的奴隶面目。

  云南博物馆大量的青铜扣饰展示了古滇国社会历史的面貌,透露出古滇国农耕文明与文化共存的印记——一面是牧野炊烟,一面是驭马狩猎;一面是牛羊信步,一面是虎狼搏杀。

  在《史记》中记载公元前3世纪,秦发兵攻楚。楚国应秦之策久议不下,楚将庄蹻请缨西去借兵,一行至滇国。后来,请兵失败,加之返楚之为秦所断,庄蹻终“变服从其俗”,成就一代滇王。滇王受印后,滇国所属西南地区部族曾与汉王朝持续冲突,大批汉地移民涌入,与滇人争夺良田和水源,直至矛盾,终酿灭国之难。最终,滇人南迁,渐渐消失。

  一个曾经创造了五百年辉煌文明的古代族群,何以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们的如今身在何方?云南民族研究者从未停止对滇人消失之谜的探寻。他们走遍云南寨寨,并在滇池南岸、红河上游一带的“花腰傣”聚居区,看到了古滇青铜器上女巫形象的“现实版”。

  女巫是滇人重要的,而花腰傣是云南最为典型的具有女巫的民族,时至今日,族人婚丧嫁娶都要向女巫卜问。与此同时,滇国青铜器上描绘的盛大猎头仪式场景,也似乎预示着滇人去向的另外一种可能。

  当年石寨山出土的青铜器中,有一件雕画清晰的铜鼓残片。残片之上,古滇人鼓乐泛舟的闲逸时光得以留存:人们在祭祀船上站成一列,口吹葫芦丝,摇曳身姿,曼曼起舞。

  其实,在当今云南现存的众多少数民族之中,多少都能找到一些与滇人相似的文化现象——如今云南哈尼族巫师的舞步,与古滇国青铜器上展现的祭祀舞蹈惊人相似;而一些傣族分支,至今仍然盛行着与古滇国祭祀如出一辙的鸡卜巫术……

  有的专家推测,汉武帝在征服滇之后,当地可能有一部分人不愿意接受汉朝的,于是向外迁徙,最终到达中南半岛地区。《史记》曾清晰记载了夜郎国被汉朝军队所灭的过程。专家因此推测,迫于汉帝国强大的武力,夜郎国部分可能也曾经大规模南迁,一直到达中南半岛南部。

  学者们曾经跨越中南半岛,沿着青铜文明的径和滇人可能的足迹南下,走进印尼苏门答腊岛巴达克人的故乡。这里不仅保存着几乎与古滇国建筑一样的房舍,而且生活着一个疑似滇人的族群,他们至今仍居住在相对封闭的海岛上。

  当地人认为,房舍建造成船的形状,是为了纪念当年祖先行船跋涉的艰辛。而且一直到19世纪初,巴达克人还保留着与古滇国类似的猎头习俗;而滇人青铜器上记录的舞蹈瞬间,也在巴达克人舞蹈语汇中频频出现。

  种种基于文化相似性的猜想,无一不指向巴达克人与滇人的“亲密关系”。为此,生物学家试图将现代巴达克人与古代滇人的DNA进行比对,从遗传学角度,判定他们的真实关系。

  十多年来,生物学家尽力搜罗已有的古滇人遗骨,却因骸骨酸蚀严重,未能提取出有关滇人DNA的有效信息。因此,巴达克人是否是滇人,目前尚无结论。

  如今,针对滇人消失谜团的求索仍在继续,虽然研究方法各异,但学者们却始终没有停止对古滇文明的认知脚步。寻找,是为了对抗遗忘,更是为了完善文明的图谱,点亮历史的暗区。探索之上,科学家从未轻言放弃。

新媒体

陈年往事被扒出胡歌最近有点
继因为心疼蒋劲夫被推上风口浪尖之后,早年在综艺的片段又被翻出。胡歌在该节目里称自己在剧组时曾经踢了金莎的背,并

抚仙湖畔一个神秘消失的青铜
纸媒记者、总编,供职于多家。退休后创作、旅游、打理博客、微博、微信、qq等自,已出版多部散文、博客文集。 两千多年

巴清传原著小说叫什么 穿越到
范冰冰的开年大戏《巴清传》(赢天下)了,其实这个片名一改大家就觉得瞬间掉了好几个档次呢。讲述了家道中落的巴清三

秦朝开始修建驰道古人行军打
{title:秦朝开始修建驰道,古人行军打仗一天能走多少程?, url:/wenshi/2018-09-21/1108525.html, image:来自上游新闻客户端, id:1108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