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赏画 沃雪斋藏古代绘画 之 元代绘画(下)

2019-01-01   阅读:123

  希望册中的作品能引起更多人对传统文物的兴趣。而我几十年的岁月均与诗书画为伴,无论走过的道多么崎岖曲折,都是

  书画鉴藏活动的开展主要包括“鉴”和“藏”两个方面,两者互为。“鉴”是“藏”的前提,通过辨别艺术水平的优劣、高下,去伪存真;“藏”则是对书画作品的收藏、传承与。由于收藏市场的鱼龙混杂以及鉴别之难,对于收藏家一直存在“赏鉴家”和“好事者”两种区分。米芾《画史》云:“赏鉴家谓其笃好,遍阅记录,又复,或自能画,故所收皆精品。近或有赀力,元非酷好,意作标韵,至假耳目于人,此谓之好事者。”

  要达到“赏鉴家”的境界,殊为不易,沃雪斋主人即是其中之一,以收藏之丰富,识见之渊博,在素负盛誉。

  第一册为唐五代至宋末作品十九幅,第二册则录元人之作三十五幅。册内编排以年代为先后,画上有款识者一依其款。无款印者,若历代题跋及著录皎然,则依旧说。

  例如巨然一轴,有董其昌题鉴,历年著录出版十余种,世无,虽无款识亦应承认为巨然所作。或有无款画作,编者所见与前人不同,则于研究文章内加以讨论,但画题仍依照前人著录。如夏珪《松岩静课图》及叶肖岩《苔矶独钓》二页,有清内府旧签,虽所见略有不同,亦不擅作更改。

  每画各附短文,略论画家的生平与风格,旁及可供参考的其他画作,方便研究查证。画上题跋或钤印诸家,亦尽量理出相关资料。

  张渥富于才艺,顾瑛(1310—1369)的《草堂雅集》收录其诗多首,说他“博学明经,累举不得志于有司,放意为诗章”。

  他的绘画以白描人物为主,论者都认为他得李龙眠之法,“咸称李龙眠之后一人而已”。

  此卷《十八罗汉渡海图》乃纸本白描长卷,绘十八罗汉及仙佛、侍从、妖异等共三十四人,杂以鱼龙巨虎、山木树石。其间风云飘渺,波涛汹涌,景物丰富多变。

  人物形貌或霭然,或怒目,刚勇者躁动不宁,皎皑者温润如玉,皆栩栩如生。此卷作者自题“至正辛巳良月,吴郡张渥叔厚敬写于碧岩僧舍之习静斋”。

  引首的篆书大字为王穉登(1535—1612)所题。他善书,尤以篆隶大字最为精擅。卷后题跋诸家多为元末明初人。

  润(1294—1365)字,平江(江苏苏州)人。史载他身长八尺,秀异绝人,读书过目不忘,以诗文自负,尤工画山水人物,得高克恭赏识。

  故宫的《秀野轩图卷》《松溪放艇图卷》、上海博物馆的《浑沦图卷》、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松下鸣琴图轴》等都是润的精品,但流散在外的真迹已不多。

  此幅《岩亭听泉图》作于至正元年(1341),润46岁,时间上比《秀野轩图卷》早了三十多年,算是他较早期的作品。画面的整体结构和山石造型仍有李、郭的影响,但在苍润中又带有赵孟俯的古拙,每一笔都务求准确。笔法虽不及《浑沦图卷》的飞动随意和《秀野轩图卷》的点画自如,但墨色厚润,气度端凝,真能表现出山居的安详静穆。

  图上的款书亦佳。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所藏李赞华的《获鹿图》上有润的题跋,时间相距约十年,但书法的结体和笔法仍可相证。

  此画曾为庞元济收藏,庞氏编印的《虚斋名画录》《历朝名画共赏集》及《虚斋名画集》都收录出版。明代项德新曾临摹一幅 ,亦为虚斋所得,见《虚斋名画续录》卷二。

  元四家以山水享誉,倪瓒虽写墨竹,亦只是山水的陪衬,只有吴镇在山水之外,更以墨竹称能。他的墨竹比山水画多,而且有大量题画竹诗和墨竹谱,细述画竹的和理论,是绘画史上极重要的绘竹名家。

  吴镇的墨竹取法于文同和苏轼,也受李衎(1245—1320)的影响。李衎善于表现竹的自然生态,文、苏则更注重天然妙趣,吴镇把两者结合在实践之中,并以赵孟頫“书画同源”的理论发挥出来。

  他笔下的墨竹,荣枯稚老、直立偃仰、雨打风吹,随四时之变化,极物象之奇姿,其包涵之广、墨法之精、运笔转折之多变,成为后世墨竹画的典范。

  卷内丛竹蓊葱,雨后的嫩叶欲舒还卷,破土而出的新笋满是勃勃生机。竹竿饱满,竹节一笔勾成,叶叶枝枝或如劲毫初篆,或如草书疾写,其掩映交织之态纯出天然,若非成竹在胸,心手相合,不能至此,题句书法亦圆润洒脱。惜为绢本,墨色微脱。

  吴镇山水画师董巨,尤其对巨然的笔墨得益最多。他在《梅遗墨》中说曾见董源《寒林重汀图》的真迹并“摹其万一”,又收藏过巨然的《秋山图》,用心,董其昌称他有“出蓝之能”。他善用湿墨和焦墨,笔力坚挺,风格沈郁高古。

  此图作于1338年,吴镇58岁,是其中年后笔墨。图中以长线条皴出圆形山丘,浓墨圆笔加苔点,树木楼房笔笔着力。他在1336年写成的《中山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中也喜用此种笔法,与故宫的《渔父图》(1336年)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洞庭渔隐图》(1341年)也是一脉相承的。

  本图上署“至元四年(1338)夏五月六日,梅为子渊戏墨”,南京博物馆所藏的《松泉图》亦同年所作,上署“至元四年夏至日,奉为子渊戏作松泉”,看来他与子渊的交谊颇为深厚。这位子渊即元代诗人张仲深,鄞县人,生卒年不详,著有《子渊诗集》六卷,集中有与张雨(1283—1350)、杨维桢(1296—1370)、危素(1303—1372)诸人倡酬之作,危素等为诗集写序,收入《四库全书》。

  王蒙(1308—1385)字叔明,浙江湖州人。初号香光,至正初年,避乱携妻隐于杭州郊外的黄鹤山,自号黄鹤山樵。他是赵孟頫的外孙,其父王国器工诗词,能书,喜收藏法帖书画文物。

  南邨草堂是元初学者陶仪(1329—约1412)晚年的居所。他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史学家和文学家,字九成,号南邨,浙江黄岩人。王蒙是他的中表兄弟。

  《南邨草堂图卷》为纸本设色,起首处钤[王蒙之印],图末楷书署款“黄鹤山中人王蒙写”,字隐于浓墨矮丛中,细辨之仍可见。陶九成在洪武癸丑年(1373)归隐南邨,王蒙则在1385年死于狱,故《南邨草堂图卷》的创作年份,应在1373至1385年初之间,是王蒙晚年的作品。

  画幅以远山近渚开卷,水平如镜,水畔有小小茅亭,木拱桥通往竹篱茅舍。红衣小童在清扫庭中的落叶,一头白鹤俛啄于旁,鹤顶上以快笔缀一小点亮丽的娇红色。另一丫角小童正捧着茶盘走出内庭,堂上悠然而坐的应是南邨先生。他半倚着大红色的几案,须发在角巾边沿随意飘落,眉目须鬓黑漆乌亮。

  全图以细笔为主,写茅檐竹篱,精细遒劲如小篆;写树木、峰峦和渚边芦苇,则篆书草意并用。远山近石的皴法以解索、牛毛、披麻交替而成,随意所之却又笔笔饱满,神采奕然。墨法和设色都经过多重敷染,所以墨色黝浓厚重,颜色在棕赭之间层层递变。这种多层次的敷染使树木和山色融成一体,真实地表现出大自然的浑厚滋润。远山染上夕阳的棕红色,更是娟秀雅净。

  顾瑛(1310—1369)又名顾德辉、顾阿瑛,字仲瑛,别号金粟、玉山樵者、玉山。顾氏自南宋起,四世居于江苏昆山。顾瑛的曾祖和祖父在宋元之际皆有厚禄,顾氏一族“纡金拖紫,贵显赫赫”,又是较早向南海一带发展的航海世家,为当地巨富。

  顾瑛才情高旷,精诗文,通音律,他虽不以画名,却是元末明初江浙一带的画坛。

  《秋山虚亭图》有顾瑛自题诗及署款,钤 [金粟] 印。顾瑛约在至正十六年(1356)开始以金粟为号,此作应是在祝发庐墓之后。画的构图类黄公望,用笔简淡,树石苔点均有大痴笔意。

  画上钤乾隆五玺,十九世纪为张蓉镜(1802—?)所藏,裱绫满黄丕烈、包世臣、沈绰、顾翃、吴让之、吴云、徐渭仁、蒋宝龄等题跋二十九则,上款皆为“芙川先生”。张蓉镜(1802—?),字芙川,又字伯元,江苏常熟人,清代著名的藏书家,又精篆刻。其先祖张应曾、父张燮皆好收藏古籍。张蓉镜能继家风,有小琅嬛仙馆,藏宋元椠本甚多。

新媒体

从远交近攻到全军覆没:元朝
]在镰仓幕府的下,参加备战的武士御家人需要自己出钱、出力去参加备战,却又没有励,这样的矛盾,最终造成了镰仓幕府

高清赏画 沃雪斋藏古代绘画
希望册中的作品能引起更多人对传统文物的兴趣。而我几十年的岁月均与诗书画为伴,无论走过的道多么崎岖曲折,都是 书

汉桥话画:元代颜辉《李仙像
《李仙像》,元代,颜辉,绢本设色,纵146.5厘米,横72.5厘米,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元明时期的画家就喜欢以铁拐李的故事

元朝末代是赵匡胤的?朱元璋
每一个王朝到了的时候,末代往往就成了,比如东汉早在汉桓帝、汉灵帝的时候,就出现败亡的迹象,汉献帝却被冠以懦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