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伊入寇:女真人为何要渡海入侵日本?

2019-01-03   阅读:109

  对于对马岛上的日本居民来说,宽仁三年(公元1019年)3月28日这一天本是个平常的日子。农人们荷锄下田,渔民们泛舟撒网,匠人们照例做工,一切似乎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但是一伙陌生人的突然闯入,瞬间打破了海天之间的。

  这群素未谋面的入侵者,分乘50艘船,人数约在3000人上下,其装束完全迥异于常常光顾日本列岛的高丽海盗、奄美海贼。他们手持大刀,四处劫掠,一时间将对马岛搅得鸡飞狗跳。日本对马守晴远急忙率兵抵抗,但日军落后的战术根本不敌入侵者的战法。当时的日本人作战时“一骑讨”战术,即一对一的单挑。但晴远面前的敌人显然不想这么玩。

  据日本古籍《小右记》记载:“贼合战每人持盾,前阵者持鉾(刀),次阵持大刀,再次阵弓箭者,箭长一尺余许,射力大猛。各人手持盾,最前列鉾队,最后列弓矢队,一阵约计二十队编成”。

  这完全是东亚常见的步兵集团战术,但是囿于地理条件和战争经验所限,当时的日本人并不适应这种战术。两军交手之后,晴远所部遭到了对方一边倒式的碾压,很快便大败而逃。晴远败逃之后,入侵者们便如同进入无人之境,到处掳掠人口、财物。据日方统计,入侵者在对马岛共计掳走了346人,并将日本最早的银矿——对马银矿付之一炬。

  被打懵了的日本人起初并不知道新对手是何许人也,到底来自何方。直到事后审问俘虏才知道,这些人来自的另一边的一个陌生部族,日本将这个部族命名为“刀伊”(也作刀夷),所以日本史书便将这次所遭受的入侵称之为“刀伊入寇”。其实,日本人眼里所谓的刀伊人,就是当时生活在今我国东北地区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女真人。

  女真人涉浪蹈海来到日本,是为了夺取尽可能多的人口、牲畜和物资,小小的对马岛显然满足不了女真人的胃口。于是,在攻下了对马岛之后,又转兵壹岐岛,拉开了新一轮的征伐大幕。面对女真人的进攻,日本壹岐守藤原理忠赶紧率部迎战,但迎接日本人的是比上次更惨重的失败,藤原理忠及其147名部下全部成了女真人的刀下亡魂。

  在对马岛、壹岐岛两度得手的女线日在九州岛的筑前国怡土郡登陆,次日又侵入筑前国博多湾一带。日本太宰府(当时日本九州岛地区的最高行政机关)太宰权帅藤原隆家连忙组织力量阻击女真人。在与女真人的战斗中,九州岛当地的豪族武士发挥了关键作用。4月7日,文室忠光趁女真人疏于防备的机会,率部突袭女线日,大藏种才率部用弓箭再度射退了女线日,财部弘延单骑来到女真人营门前,射杀了四十余人。这样经过了一连串的战斗,日本九州岛地方终于暂时遏制了女真人的攻势。

  由于在筑前国一带战事不利,女真人只得从当地撤离,并经海上转攻肥前松浦郡地区,但被以前肥前介源知为首的当地武士击败。此后数日,女真人继续在九州附近海域往来游弋,寻找薄弱点登陆上岸。但由于日本方面防守严密,准备充分,女真人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最后不得不从日本撤退。据日本史料记载,女线人,另外还抢走了数百头牛马,了很多房屋。

  但事情到此还没完,女真人此次日本之行虽然小有斩获,但在中却栽了大跟头。原来早已知晓女真人行踪的高丽水师部队设下了埋伏,结果返航之上的女真人猝不及防,被高丽水师打得大败,损失惨重。在这场战斗中,高丽水师从女线名日本人。战后,高丽遣使将这些获救者送回了日本。

  可能人们不禁会问,女真人本居于白山黑水之间,为何要大老远进攻海对面的日本。其实这与当时女真人的处境有关,女真人是渔猎民族,缺乏像农耕民族那样自然的技术能力和物质实力,其生产生活资料的获得主要依靠三种途径,其一是采集,其二是从周边先进国家获得赏赐或与其进行贸易交换,其三是武力劫掠。

  进入11世纪后,受东北亚地区气候日趋寒冷的影响,当地的动植物资源已无法为女真人提供充足的产品,因此,仅靠采集已不足以维系女真人的和发展需求。

  虽然北宋、高丽出于各自利益的需要,都曾给予过女真量的赏赐。但由于担心女真与北宋的交往会到自身的安全,辽国遂掐断了女真同北宋直接交往的通道,女真从北宋那里获得的赏赐因而大量减少。而高丽当时正与辽国处在战争状态,大量的资源被用来备御辽军,受此影响,其对女真的赏赐力度也已大不如以往。这些情况的发生,导致女真人无法再像过去那样,通过接受赏赐的方式,从周边先进国家那里获得大的物质资源。

  此外,辽国当时正在向女真人的活动地区积极扩张,并一再强化对女真人的控制,女真人交纳贡赋,从而导致女真人生计日穷。这样在自然条件渐趋恶劣和周边日益严峻的催逼下,女真人为获取资源,只得了武力劫掠的道。

  当时辽国的十分强大,女真人避之唯恐不及,哪里还敢去辽国区抢东西。这样,可供女真人的地方就只剩下了朝鲜半岛东海岸,但在遭到了女真人的连番袭抢后,高丽王朝在半岛东海岸地区增派了驻军,加强了设防,加大了对来犯女真人的打击力度。眼见在半岛东海岸地区可捞的越来越少,抢劫的风险越来越大,女真人只得继续泛舟南下,去寻找新的抢劫目标,日本列岛就这样映入了女真人的眼帘,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与后来元朝对日本发动的征服行动相比,此次女真人对日本的入侵虽然在规模上相去甚远,但其影响却不容小觑。学者蓝文徽在《海上的女真》中曾指出,此次女真人入侵日本“实为中国人第一次攻至日本,也是日本第一次遭受来自北方的,可谓东亚史上一件大事”。同时在与女真人的战斗中,日本军队也充分领教了东亚武装力量的集团战术的厉害。

  虽然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日本军队的作战样式并未因女真人的这次入侵而发生质的改变,以至于后来元朝大军登陆日本时,日本武士仍喜欢玩“单挑”,并为此再度付出了代价。但无论如何,这次与女真人交手所带来的血的教训,给日本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段痛苦记忆的刺激,无疑是刺激日本在此后进行军事变革的动力之一。

  女真人的入侵还在客观上提升了九州岛当地武士集团的地位。如前文所述,在抵抗女真人的战斗中,文室忠光、大藏种才、财部弘延、前肥前介源知等九州岛当地武士都有上乘的表现,正是他们的积极抵抗,才女真人不得不撤离日本。抵抗女真人的战功为九州岛当地的豪族武士提供了参与的资本,并进一步巩固了这些豪族武士在当地的根基。

  与武士们的勇猛强悍,积极进取相比,当时的日本公卿贵族却大多沉溺于之中,据日本史籍《日本政记》记载,“盖公卿、大夫以恬熙为务,愉衣目食,鱼色欢歌,而讨盗捕贼之事委之武臣世官者,曰是贱事耳”。由此不难看出,当时日本公卿贵族多是糜烂之辈,尸位素餐,日本的公卿贵族阶层正在不可避免地没落。此次九州岛地方豪族武士在抵抗女真人入侵战斗中的出色表现再度说明,武士在日本政坛上唱主角的日子已经为期不远了。

  1.吴起修斌:《1019:刀伊对日本的袭击》,暨南史学,2014年第00期

  3.尘埃碎片:《刀伊入寇:日本遇上了会航海的女线.论史论事:《“刀伊入侵”,1019年女真人入侵日本,东亚历史大转折的先声》,网易号

  5.冷兵器研究所:《女真人还兼职海盗?第一次让日本领略军事技术的“刀伊入寇”》

新媒体

刀伊入寇:女真人为何要渡海
对于对马岛上的日本居民来说,宽仁三年(公元1019年)3月28日这一天本是个平常的日子。农人们荷锄下田,渔民们泛舟撒网

从远交近攻到全军覆没:元朝
]在镰仓幕府的下,参加备战的武士御家人需要自己出钱、出力去参加备战,却又没有励,这样的矛盾,最终造成了镰仓幕府

高清赏画 沃雪斋藏古代绘画
希望册中的作品能引起更多人对传统文物的兴趣。而我几十年的岁月均与诗书画为伴,无论走过的道多么崎岖曲折,都是 书

汉桥话画:元代颜辉《李仙像
《李仙像》,元代,颜辉,绢本设色,纵146.5厘米,横72.5厘米,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元明时期的画家就喜欢以铁拐李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