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末凤凰男的历史传奇

2018-12-10   阅读:123

  张耳,魏国大梁人,生年不详,卒于大汉五年【前202年】。按着史书的记载,这娃‘少时’在信陵君门下做过食客。而‘少时’有少呢,1978年市北郊发掘一座汉初古墓,而它的墓主人经考证正是今天故事的主人翁张耳。墓中主棺内发现了这仁兄的遗骨,经新医大学人体解剖教研室鉴定,这娃卒岁大概在40-50岁之间,身高175CM。这里不得不一下。这娃终年40岁的可能性基本为0,40岁+可能性相当之低。因为信陵君死后十八年魏国灭国,魏亡六年秦统一天下,秦治天下十五年而亡,汉立五年,张耳卒。从信陵君死到大汉五年,中间都有四十来年。这娃的终年只可能是50岁或者50岁+。

  魏安釐王三十年【前247年】,信陵君由赵归魏,幸运的张耳,赶上了信陵君门下的末班车。不过,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有,好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四年后,魏公子无忌死了。张耳的好日子也跟着到了头,不知道何时又因为什么样的事由,这娃干脆把自己大梁的城市户口给黑了,脱籍逃亡到了外黄。

  中国的户籍制度向来历史同样悠久,按着出土简牍《魏户律》:“(魏安釐王)廿五年闰再十二月丙午朔辛亥,□(王)告相邦:民或弃邑居壄(野),入人孤寡,徼人妇女,非邦之故也。自今以来,假(贾)门逆吕(旅),赘婿后父,勿令为户,勿鼠(予)田宇。三枼(世)之后,欲士(仕),士(仕)之,乃(仍)署其籍曰:故某虑(闾)赘婿某叟之乃(曾)孙。”可知那些“弃邑居野”,进入孤寡人家,给人做上门女婿的苦命孩子,一经查获这辈子基本没有再次立户的可能,也没有入士的可能性。三代以后子孙才可以入士,而且还得在自己的籍上打上:‘某虑(闾)赘婿某叟之乃(曾)孙。’不仅如此,按着《魏奔命律》:“(魏安釐王)廿五年闰再十二月丙午朔辛亥,□(王)告将军:假(贾)门逆*[门+旅](旅),赘婿后父,或*[彳+率+亍](率)民不作,不治室屋,寡人弗欲,且杀之,不忍其族昆弟。今遣从军,将军勿恤视,享(烹)牛食士,赐之参饭而勿鼠(予)肴。攻城用其不足,将军以堙豪(壕)。”可知这些倒霉的孩子还是首要发配充军的对象,而且在军中的待遇极其低下,不仅分不到肉,口粮也只是一般士卒的一半,而战斗中却要负责比一般的士卒更为的工作。换句话说,魏国倒上门的女婿不好做啊。然而,张耳励志的人生传奇也就是传奇在此。

  做一个黑户口逃亡在外的人,张耳有以下三大特点:一是没有钱;二是不可能有不动产;三是基本找不到任何正经体面的差事。所以逃亡到黄外的张耳,也能蜗居在朋友家。好在他的朋友是当地一个大豪富的门客,暂时马马虎虎勉强还算是能罩得住他吧。说来事情也巧,他朋友所效力的富豪有位千金貌美如花,可惜嫁得不如意,《史记》很不给面子的用‘庸奴’来说她的前夫。其实吧,这哥们也不见得真有多差劲,只是和富姐心气不合拍罢了。于是富姐毫不犹豫从夫家出走了,跑到了父亲的门客家。同是天涯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两个出奔在外的人没处多久,就一拍即合了。那位不知名的门客,不知替自己雇主的千金着想,还是替替朋友谋求出。见状,干脆地说:“您不是一定找一个有才德的人做丈夫嘛,那就嫁张耳。”瞧这话还是替朋友着想得多吧。

  门客:“您可以质疑俺的眼光,但是您怎么能够质疑信陵君的眼光呢!别看张耳眼下如此,想当初他曾是公子的门下客……”

  沉默之后,富姐了门客的话,跟前夫离了婚,带着丰厚的嫁妆嫁给了张耳。娶了富姐后,张耳立刻脱贫致富,摆脱了游身在外黄安家落户【这说明他的户籍问题解决了,住房问题跟着也解决了】。日子越来越好,张耳还有不少的闲钱去门客,据说有千里之外的人慕名来投【这说明他手头相当宽裕啊】。最后这娃还做上了外黄的县令【正经体面的差事找到了,这说明工作问题也解决了。】由此名声远播。

  到此,张耳的人生谈不上多励志,倒可以说凤凰男的典型。娶了富姐少奋斗了二十年不说,还改变了命运。前面说过按着《魏户律》,赘婿是没有开户的资格,更谈不上入士什么的。但是张耳同志能够步步为营,成功滴在外黄安生立命。可以做到这一步,一来是因为他岳父雄厚的财力,倒插门和倒插门之间也是有区别的,是凤哥也不是人人都可以娶到99纯金的真富姐;二来也离不开他自身的经营,这点对凤哥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千万别以为或才或貌有点长处就能做上凤哥,除非你的才貌真是超乎寻常的出众,不然,根本不精通用包装和炒作来经营的娃们,还是洗洗睡吧。也许在梦里会有神迹出现,现实中凤哥不是想做就能做的。富姐和富有的岳父大人不会凭空看上你,拿张耳来说吧,年纪轻轻可以给信陵君做上门客,多多少少总有些才能,别看娶富姐从头到尾好像都是门客做得媒,背地里张耳肯定也没有少下功夫。估计张耳是把可以拿上去显摆的资料都给得瑟上了。信陵君故客,这是一个聚焦热点,从娶老婆到自己招揽门客,估计这条不知道被他反复炒作了多少次。这里小插一句,信陵君以其无可挑剔的人品和能力,绝对是先秦时代乃至秦汉时代的众人偶像啊。

  曾经有一个叫刘季的青葱少年,他呢,是信陵君的粉丝,可惜生不逢时没赶上信陵君门下的末班车。有时候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的惆怅未必是小女生的专利。小刘同学因为自己的年在太青葱,没有机会给信陵君做门客而惆怅了好些日子。后来他听说魏国外黄县令曾是信陵君的门客,于是小刘同学本着各种HC的心态,背着行囊从沛丰邑【江苏丰县县城内。ps:沛丰邑属性有四说。一是属宋。二是属楚。三是属齐。四是属于魏。属宋,基本没有问题,也基本可以。因为宋国不到战国末就被楚、齐、魏三家给分。】不辞劳苦跑到了魏国外黄【今河南西北】投到了张耳的门下。

  然后,小刘在张耳家混吃混喝待了好几个月,听了不少关于信陵君的故事后心满意足的回家了。回家后,又混了若干年的小刘同学做上了泗水亭长,算有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但是婚姻大事却没有着落。不知道是受张耳的影响,还是怎么地。总之,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是各种挑剔,高不成来低不就直到自己从小刘变成了老刘。好在老刘的模样还不错,据说有贵人之相。所以从单父搬到沛县家庭条件还算不错的吕大爷冲着刘同学的贵人之相,热心地把女儿嫁给刘同学,解决了刘同学老的单身问题。再后来,吕大爷的寓言预言实现了。老了富有四海的大汉天子,无聊地将自己的名从季改成了邦,原名的季变成了字【索隱曰按漢書「名邦,字季」,此單云字,亦又可疑。按:漢高祖長兄名伯,次名仲,不見別名,則季亦是名也。故項岱云「高祖小字季,即位易名邦,後因諱邦不諱季,所以季布猶稱姓也】。说真的,混到天子这份上,名字基本都用不上。因为没人能对天子直呼其名。贵为天子的刘邦依然不忘自己青葱时代的偶像,每次经过大梁时他都不忘去祭拜一下信陵君。不仅如比,他还特地给信陵君配置了五家人守冢,这待遇跟得上赵王啦。刘邦给故赵氏也不过就是五家守冢。

  但遥想当年还是青葱正太的刘邦童鞋,其实是好忽悠的人呐。信陵君的门客在他窃符救赵前就足有三千人,之后无忌客居赵国十年又吸引了平原君一半的门客跳槽到了他那儿,回到魏国他估计也收了不少新人。总体上信陵君的门客数是相当可观的,而张耳仅仅后期收入的新人,就算信陵君在最后的四年里常常与宾客日夜畅饮,在筵席一个新人的席位能上靠近信陵君多少呢?即便是很靠近,他们又能有多少交流呢?

  要知道,门客待遇也是差别的。同为战国四公子的孟尝君的门客就分上中下三等,上客食有鱼,外有车;中客食有鱼,外无车;下客只能粗茶淡饭,外出步行了。孟尝君手下有个牛人叫冯谖,最初他因为穷困潦倒托人找到孟尝君求包养,孟尝君问他有啥才艺啊?他谦虚豪爽回答说没有。尽管孟尝君还是接受了冯谖,但冯谖的待遇仅仅是下客。时间久了,为了找点存在感,顺便改善一下自己待遇,冯谖靠着客舍的柱子,弹着自己的破剑,放声高歌地唱道:“长铗归来乎!食无鱼……”这歌词传到了孟尝君的耳朵里,于是冯谖餐桌终于出现了鱼。没过几天,冯谖又靠着客舍的柱子,弹着自己的破剑,放声高歌地唱道:“长铗归来乎!出无车……”歌词又传到了孟尝君的耳朵里,冯谖出门终于有车。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自然必不可免。不久,冯谖又弹着他的剑,唱道:“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孟尝君听说此事后想到冯谖有个老母亲。于是“使人给其食用,无使乏”。事不过三,冯谖此后也没有放声高歌了,而是尽心尽力为孟尝君效力。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话一点儿也不错。但在此之前你必须找到你的知己和欣赏你的人。所以后宫的女人们会为博君顾,每日精心打扮自己,变着法想花样想博取君上的恩宠。其实前堂的士人们也差不多,公子们门下的食客数千人之多,你没有点异人之处又不做点什么,自然也就能是人命啦!当然,魏公子不会像孟尝君那样刻意地将人分为几等,魏公子的待士之道可谓是四公子之首,向来礼贤下士,从不以其富贵骄士。这一点无论是孟尝君还是平原君或者是春申君,窃以都不比上。唐代王昌龄曾在《答五陵太守》借用侯嬴北乡自刭以送公子的典故,诗云:‘曾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事实确实如此,公子的门客虽然众多,但是张耳虽然只是魏公子的小门客,与公子或者没有很多的深交,但是想必魏公子也给他留下不少正面的影响。但是真要扯无忌的故事,估计张耳能扯的也很有限。毕竟那会儿的他仅仅是一个新人,他所知道关于公子故事,大多和同龄人一样是从长辈的口中探知的。不过,作为亲眼目睹过魏无忌风采的魏公子故客,忽悠一下没有见过魏无忌本尊的青葱们还是不成问题的。

  人怕出名猪怕壮,出名有时未必是好事。就是因为太出名了,秦灭魏后把张耳也被拉进了,秦人开出了一千金的赏金来缉拿他。估计是因为那会儿的张耳思想过于陈旧,跟不上祖龙的步伐,老想着自己是魏国人,处处与秦不快。当然,这也不能怪他。总所周知,魏公子这辈子都搭在了合纵抗秦这事上。而且魏公子在河外之战后,之所以郁郁不得志就是因为秦人使得反间计啊。张耳同学做为魏公子的门客又是土生土长的魏国人,秦灭魏时他还是魏国外黄的县令;综上,他好意思去抱秦人的大腿嘛!俗话说得好,不争馒头争口气,六国的大腿咱可以抱,秦腿咱就是不抱,饿死也不抱。于是张耳同学骨气一把,光荣地又成为一个亡命。

  不过,这回逃亡虽然很冲忙,但是张耳并不孤单,不仅仅自己携家带口,还有一个叫陈馀小兄弟同样带着老婆孩子一跟着呢。当然,陈馀小兄弟也是秦人的对象,人头值五百金。两家人一披星戴月逃到了陈地,谢天谢地总算可以安定下来了。很快生活的现实问题接踵而至,逃亡的人身上能带多少盘缠,十多年前自己是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兴许够用。如今拖家带口,那点小钱哪里会够,不去挣钱一家人的口粮都会成问题的。一分钱难死英雄汉,张耳骨气了没多久只好和陈馀一起改用姓名,在当地做了里監門。里監門,也就是里的守门人。这工作以前帮魏公子窃符救赵的侯嬴也干过,工作内容类似今天传达室的老大爷干的事。别小看老大爷干得差事,人家也算公务员编制的。在秦朝監門也是吏的一种,只是级别太低了。因而,常常为人轻贱。

  有这份微薄收入,张耳总算可以勉勉强强在陈地落户了。到此,不得不说他老婆外黄富姐也算是遇人不淑了。之前好不容易花了大把的财力将一个亡命倒贴成了县令,做上了若干年的县令夫人,可惜好景不常有啊,如今张耳又成了秦朝的犯。第一次婚姻时富姐没有孩子和丈夫对不上眼可以潇洒地走。而这次不一样,十多年的夫妻情谊加上孩子都生了,如今的富姐没得选。她也只好带着孩子跟张耳一起颠沛到了陈地,在闾巷之左的破瓦寒窑里勉强度日。想来富姐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过这样的日子。闾左,在古时候是穷人住的地方;而闾右,则是富豪聚集地。一个生在闾右,长在闾右,在闾右住了小半辈子的富姐一下子掉进了贫民窟,生活从原来有人服侍到如今样样都亲历亲为不说,而且花每一分钱都得精打细算。富姐心理的巨大落差可想而知。不过,好在富姐也不孤单。住在她家对门的陈馀的夫人也是一样的。话说若干年前陈馀小兄弟还是一个穷苦的小儒生,在赵国苦陘一带留学。他的勤奋刻苦很快得到了当地富豪公乘氏的关注,后来富豪把自己闺女嫁了给他。于是,陈馀小兄弟立刻脱贫致富,凭借女方的嫁妆混得人模。因缘际会,陈馀小兄弟和张耳一见如故结成刎颈之交【也算是凤凰惜凤凰……】。估计陈馀小兄弟在思想上肯定也是跟不上祖龙的人呐。于是,秦灭六国后,他也成了犯之一啊。他老婆公乘氏的富姐自然跟外黄富姐一样,如今只能住在闾左,精打细算的过日子。

  生活就这样平静地过着,突然有一天陈馀小兄弟也不知道做错了什么事把他的给惹毛了。于是毫不给情面的鞭笞了他好几下。据说刚打上去的时候,陈馀小兄弟心理那个叫不爽啊。估计他是这样想的要不是因为老秦俺,俺会被你这样的庸奴打才怪。想着想着,陈馀突然起身,眼神直直地瞪着。这把跟一起当差的张耳给急坏了,心想:‘看架势陈馀小兄弟是打算倒打几下,这哪里成啊!咱们可是犯,你这样做咱们不就了身份嘛。你要也就算了,还俺,忒不厚道了。’情急之下,张耳一边踩了踩陈馀小兄弟的脚提醒他,一边帮着按住了陈馀小兄弟,让他乖乖。打完后,心情舒畅地走了。张耳则忍不住将陈馀小兄弟领到了桑树林里,见四下无人,便开始教育陈馀小兄弟,“那啥当初我是怎么对你说的?俺们是要做大事的人。现在遇上一点小的,就想跟一个小拼命啊!你也不想想了,你和我的人头加一起有一千五百金。这不是白让别人发嘛!”想明白的陈馀兄弟赶紧为这事向张耳道歉。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后来秦人他们两个的文书到了陈,这两人竟然拿着到处问:“你们有没有见过这两人啊。他们是犯,人头共值一千五百金。窝藏是要的!”就这样贼喊捉贼十多年吶,直到秦二世元年陈胜吴广起义,这两人才主动跑过去现身献策。

  这里得说,张耳和陈馀当初名气肯定很大。消声觅迹十多年,陈胜这个草根和部分下属竟然还能久闻此二名,不容易啊= =。【史记:涉及左右生平數聞張耳、陳餘賢,未甞見,見即大喜】一日见两偶像,陈胜哥大喜过望啊。眼下正好有问题要请教两位偶像。

  陈胜:“二位,近来不少乡亲们都劝俺早日称王。乡亲们都说俺率众誅暴秦,又復立楚,存亡繼絕,这个的功德很大,应该早日为王。二位,你们看这事靠谱不?!”

  看着陈草根面期望的表情,张耳和陈馀却异口同声地说:“秦無道,破人國家,滅人,絕人後世,罷百姓之力,盡百姓之財,总之秦帝着实招人恨。而将军您怒发冲冠不顾,为天下除害。这是大公的义事,但将军您如果在当下称王,等于在向天下人表明你这样做不是为了天下人,而是为了。我等希望将军暂时先不要称王,当务之急是引兵向西,赶紧找寻六国的后人分立为王,自為樹黨,给秦的对手多。敵多則力分,與衆則兵彊。这样秦人一定是触不及防,誅完暴秦,您據咸陽以令諸侯。那些諸侯本来已经被秦人给废除了,因为将军才得以复立,再稍稍施以他们,他们哪有什么理由不服从您呢。如此一来,帝业可成。但如果今日将军急于称王,他日恐不得天下。”

  陈馀和张耳的分析,而且相当有远见。他们意思概括地说,复六国,广集众,缓称王。类似的话,后世有个叫朱升的人跟朱元璋也说过,朱元璋听了,也确实成就了帝业。可惜,千年之前的陈草根没有朱草根长远的眼光啊。虽然陈草根身体力行地实现了当初的豪言壮语‘帝王将相宁有种乎’,但是当他真的称王以后呢,他真的如张耳和陈馀说的那样渐渐地开始走背运了。王呢,也没有做太久,陈草根被他的手下庄贾给杀了。之后,庄贾干脆投奔秦了。

  张耳和陈馀自然是等不到那一刻就找好下家的人啦。在陈胜称王之后,这两个又提出一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大体就是说,大王,您现在范围面不够宽。赵国的故地还有多地儿没有拿下呢。我们跟赵地豪杰多有交往,熟地很呐。那啥俺们有办法帮你拿下赵地。只要您拨点兵给俺们。陈草根这次到听进去了。于是,做了如下安排:武臣做将军,另派都尉,张耳和陈馀做了左右校尉,让他们带三千士兵去。这安排呢,时下看没有问题。武臣们一也算顺,但是攻下之后问题就来了。当初陈草根没有两凤凰复六国,广集众,缓称王的也就罢了;人家第二次打,你答应不错,但是安排又出了问题。张耳和陈馀是有名贤人,但是有名贤人也是人啊。也不是白出,明显左右校尉这个不合人家心意。所以攻下之后,张耳和陈馀干脆就劝武臣自立为赵王得了。人家劝辞可好听啦,他们说陈王【陈胜】也不是六国的后人,就一个草根。如今您的功业和他差不多干脆,您不做大王太遗憾了。于是武臣就自立为了赵王。

  这事情传到陈胜那里,陈草根当即差点没被气得撅过去。三千士卒白白地给别人做了嫁衣。怒火中烧的陈胜怀着各种不甘心,打算把武臣等人的家属都给宰了以。这时,他的相國房君谏言道:“大王,你这个时候杀了他们的家属划不来,等于多了一个对头。不如这样,你还是派人过去一下武臣。然后再把他们的家属接到宫里来做抵押。大家可以合作先把秦给做掉。”冷静下来,陈草根谏言,把武臣的家属接到宫中。还封了张耳的儿子张敖为成都君。这下来又派了人去赵地贺武臣。

  赵国那边倒是真不领情啊,张耳和陈馀又说了,“这事不靠谱啊。您称王本来就不合乎陈胜的心意。现在他派人来贺你,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压根没安好心。要是您听他们的话。一起引兵向西,到时候秦是完了,俺们离玩完也不远啦。所以还是向南,把河内郡燕代之地占了。等整个燕赵代三地占据后,陈草根灭了秦也奈何不您啊。”这里得说张耳和陈馀还真是人才啊,只是他们提这些的时候丝毫都没有想过抵押的陈胜那边的家属会怎么样。这行为跟某个人很像啊= =。也许他们知道陈草根这样哥们还是顾及一些面子的,咱们这样了他,他也没拿俺们家属怎么样,这次他奈何不得咱们。再者,咱们这边做强了,别人更不可能和你真撕破脸。所以人质嘛,陈草根那边不敢撕票。

  好忽悠的武臣,一听觉得张耳他们的分析很是有道理,就分军三,一让韩广攻打燕地;二让李良攻占常山;三让张黡打代地。计划跟不上变化,韩广占了燕地后,他就自利燕王了。而李良拿下常山,却在井陉关受挫,被挡打不过去,只好来搬救兵。张黡倒是打得顺。武臣带着张耳陈馀去打燕。赵王武臣竟然被俘。说来武臣哥是一个喜感的人呐,平生没有什么本事,就好玩,打燕国也不消停,中间还抽空出去打猎。结果倒好猎没打成,自己倒被燕国捕获了。

  没过多久,燕国那边,寄了封信给张耳他们大意是:你们的赵王现在在我们的手上,你们想要他回去的话。划一半地给燕过。不然,俺们就撕破啦。收到这封信,张耳那个叫急。于是,张耳前后派十几个使者交涉,都被杀。这下,张耳又无奈地陷入了窘境。

  这时赵军的炊事班里出一个人才啊,他就跟大伙说:“俺有办法游说燕国,把咱们大王要回来!”

  大伙儿,异口同声地笑答:“你就吹吧。张公和陈公前后派了十来人去游说,非但没把咱大王说回来,还把自己的小命给搭了进去。你一个做饭的,能有多大能耐啊。你还是洗洗睡吧!”

  张耳和陈馀倒是不去一格降人才,还是把炊事班小哥给派了过去。主要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反正派了这多人也没一个能成事的,干脆再派他去试试,没准能成。

  对面炊事班小哥一次一次挑战耐心的提问,燕将不耐烦:“你能不话废嘛。他们当然是想着要回赵王啦。不然,他们派你来干嘛?!打酱油啊!”

  炊事班小哥淡定道:“这就你就想错了。他们才不想要让赵王回来呢。当初他们拿下赵地,拥立武臣为王,是为安抚,现在武臣给你们逮住了。他们正好可以借机称王把赵国给分了。到时候燕国要对付的就不是一个赵王武臣,而是两个脑子比武臣好使多了的大王。你也不想想,张耳他们若真想救赵王会派我一个做饭的来游说你们嘛?”燕将一想,觉得面炊事班小哥的话很有建设性啊。于是,往上一禀报干脆放了赵王武臣。

  武臣总算是回来了。可没多久武臣又出了麻烦。前面提到李良在井陉受阻后回来要求增兵,这时李良收到了老东家秦帝国来信,这封信还是幌以二世的名义寄出的。信中大意是只有卿愿意弃暗投明,俺们可以既往不咎,而且给卿厚禄。其实这是一个计谋。开始吧,李良也没有怎么在意。直到他摊上了一件囧事。话说一日武臣她姐不知道因为什么高兴事喝高了,有些人喝醉就迷糊地睡了,有些人喝醉了反而兴致更高了。武臣他姐属于后者,兴致一高她干错就带着N多随从,用她弟的车架就回来了。李良不知情,一看这气势就以为是赵王来了。李良赶紧让道,伏地拜谒。车上稀里糊涂武臣姐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就随便派随从打了个招呼。李良才知道车上的不是赵王武臣,而是武臣他姐。李良一向是有傲气的人,本来吧,跪跪赵王也倒罢了。但是这次明显被了嘛。正好,他身边的随从又说,如今天下是能者为王,就算赵王经过也常亲下车来和您打招呼。如今一个区区妇人竟然如此打发您。不如杀了她得了,自己干。火头上的李良还真就这么做,之后他又把武臣给宰了。张耳和陈馀因为在赵地的人脉广,耳目多,逃此一劫。后来这两人又在赵地征召到几万人,又拥立一个赵王【这回的赵王歇倒真是六国之后】,把李良赶回了他老东家秦那边。

  事情并没有就此消停。很快秦那边主将章邯就带兵打了过来。张耳没能守住,只好带着赵王歇逃到了巨鹿城。杯具的又被秦将王离【王翦的孙子】给围死了。这时,陳餘在常山得兵數萬人,囤积在巨鹿。但是因为敌众我寡,陈馀带着几万人天天在城外看白戏。而在巨鹿城里的张耳真是急坏了,一直托人带信给陈馀让他来。结果大部分的信到是到了陈馀的手里,但是陈馀压根没理。满腔悲愤地张耳实在不忍不住了。于是,他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派出了手下的两个门客張黶、陳澤突围,直接找陈馀去要兵。

  張黶、陳澤倒是成功突围到了陈馀的跟前,立刻就说:“主公说,我和你曾经约为刎颈之交,如今我和赵王被困在巨鹿城里,旦暮且死。你现在拥兵数万,怎么能这就样见死不救,做壁上观呢?!你还记得当年俺们赴难同死的嘛!如果你当真守信用,何不秦军而与我们一同战死呢?也许我们还有十分之一二的希望打败秦军。”

  看得出来,此时张耳的状态估计也接近零界点了。毕竟他和赵王这时已经在巨鹿被围困了好几个月了。巨鹿城的情况无疑是相当糟糕的。对张耳来说不殊死一搏就等于等死。而陈馀那儿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情,人家在城外还是有很多同秦军缓和的余地的。

  于是,陈馀答复是:“现在的形势很不妙,我觉得吧,现在前去终究不能救赵王和张兄,只能是白白地使全军覆没。说真的,我不是吝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我死了,日后谁又能替张兄和赵王向秦军复仇?谁又替张兄照顾妻儿老小呢!所以,为张兄好。我觉得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原地待命,静观其变!”多么‘攒人品’的答复啊。说白了,陈馀就是不想去做炮灰。朋友共富贵是容易的,共患难就不这么容易了。尤其是一个人在岸上,另一个人却在深渊之中。这时,还肯不顾一切跳下去的人着实难得啊。

  陈馀没做到这一步,但是張黶、陳澤倒真没张耳,执意要陪张耳他们一块去。没办法,陈馀只好给了他们五千人,让他们尝试一下突围进城。结果,他俩和五千士卒一起被秦军报销了。而这时,在巨鹿做壁上观的诸侯又多好几支,其中张耳的儿子张敖也在代地召集一万多的兵。大家都驻扎在城外,不敢攻秦军。

  直到项羽哥出现,派当阳君黥布和蒲将军领兵两万渡黄河钜鹿。楚军多次截断了章邯的甬道,导致王离的军粮缺乏,项羽率领全军渡过黄河,破釜沉舟打败了章邯。到这份上,作壁上观的诸侯军才敢围困钜鹿的秦队,最终保全钜鹿。这里不得不说没有项羽的楚军,困在巨鹿的张耳真的要玩完了。

  赵王歇和张耳顺利解套之后先是谢各的诸侯。之后,陈馀和张耳重逢很快就上演了一场尴尬。

  以上的对话,重复N个回合后,张耳始终不信陈馀,而陈馀也火了,干脆说:“想不到你对我的责怨如此之深啊!难道你以为我就舍不得放弃这将军的官印吗?你竟然觉得我在骗你!”说完,陈馀解下印信绶带,推给张耳,然后跑去如厕。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张耳当时就愣住了。关键时刻,张耳的一门客说:“我听说:‘的赐与如不接受,反会招致祸殃。’现在陈将军给您印信,您不接受,如此违反天意,很不吉祥。还是赶快取过来吧!这玩意,不要白不要,要了也不白要。”于是,张耳便佩带上陈馀的官印并接收了他的军队。如厕归来后,见此状,陈馀小兄弟很失望啊。没想到张兄竟是这样的人,一点退让都不会。无奈之下,陈余独自和他部下几百人到黄河边的湖泽中打鱼捕猎去了。【这时陈馀弟的表现还是挺洒脱的。】

  巨鹿之后,赵王歇又回到信都,张耳跟随着项羽和其他诸侯进入关中。汉元年(前206)二月,项羽封诸侯为王,张耳向来交游广阔,有很多人在项羽那边替他说好话,项羽平常也听说张耳有才能,于是分割赵国的土地封张耳做常山王,设立信都,并把信都改名为襄国。陈余的旧宾客中很多人也规劝项羽说:陈余、张耳同样对赵国有功。可是项羽觉得陈馀没跟他入关,又听说他在南皮,随性就把南皮周围的三个县封给他,把赵王歇迁都代县,改封为代王。

  在南皮钓鱼的陈馀对项羽的分封自然很不满意,尤其是当他得知张耳的嬖臣申阳都被项羽封为河南王,都洛阳之后,陈馀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啊。陈余恼恨交加,怒曰:张耳和我功劳一样的,张耳封王,只有我封侯,你丫的,不公平啊。

  齐王田荣正好也觉得项羽分封不公平,于是楚国,陈馀觉得机会来了,便派夏说去游说田荣道:项羽做为天下的,却不公平,把好地方都分封给将军们去称王,把原来称王的都迁到坏地方,如今,把赵王迁居代县!希望大王借给我军队,以南皮作为您遮挡防卫的屏障。田荣正好打算在赵国树立党羽用以反对楚国,就分给了陈馀一部分兵力。

  就这样,陈馀调动了所属三个县的全部军队袭击常山王张耳。张耳好不容易混到常山王,外黄富姐好不容易过上几天的日子,结果陈馀兵来了,张耳这边没挺住,只好败逃。逃亡的途中,张耳开始可虑下步怎么走,俺投奔谁好呢。于是,他找来了自己的另一个门客甘公商量。这位甘公很擅长天文观星。【张耳的门客倒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张耳:“汉王虽然和我有老交情,想当初在外黄时汉王就在俺家住了好久好久……可是项羽的强大,又是他分封的我,我想投奔楚国。”

  甘公:“据俺夜观星象,汉王入关后,五星会聚于井宿天区。井宿天区是秦国的分星。先到的,一定功成霸业。虽然现在楚国强大,但今后一定归属于汉的。主公,您还是跟着故人混吧。”由此,张耳决定奔汉。正巧,汉王也回师平定了三秦。

  大汉二年(前205),汉王刘邦打算向东进击楚国,派使者通知赵国,要和赵国共同伐楚。而这时主持赵国是陈馀,他有意,说:只要汉王杀掉张耳,赵国就从命。面对这样的,刘邦同学不为所动。他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兵俺是要的,张耳也是不能给的。于是,他找到一个和张耳长得相像的人斩首,派人拿着替身的首级送给陈馀。为了把戏还替张耳安排一个葬礼。陈馀竟然信以,发兵助汉。

  然而,彭城之城汉王却输了,祸不单行,陈馀又觉察到张耳没死,一气之下就背汉而去了。大汉三年,韩信平定魏地不久,刘邦同学就派韩信协同张耳攻打赵国的井陉,在泜水河畔了陈馀,在赵国襄国又追杀了赵王歇。事成之后,张耳被刘邦同学封为了赵王。

  到此,张耳终于可以消停了。外黄富姐也顺利成为了赵。不仅如此,他们还有一位公主儿媳。彭城之战后,鲁元公主回到了父亲刘邦身边,然后刘邦便把女儿嫁给了张敖。【他们具体的成婚时间无记载,但是肯定是在大汉五年秋,张耳病逝前】

  外黄富姐,那十多年的破瓦寒窑也算值了,张耳也算是如三十多年前那个自己父亲的门客说得那样,干一番事业。虽然等到富姐衣锦还乡的时候,估计那些曾经的故人很多的不在了吧。但这会影响当下美好的生活。

  遥想当初,平原君、信陵君、春申君、孟尝君,这四位公子下手门客都是数以千记,四公子门客加一块总和的人数得上万。四公子一死,树倒猢狲散,这上万人真正混得好的人屈指可数,张耳可以算得上是翘楚了。能做到这一步,一部分是他的时运,另一部分则是他自己的才干。哪个多哪个少,有时真让人说不上来。

  汉并天下之后,解决异姓诸侯的问题提升了日程。大汉八年,刘邦从东垣回来,过赵国,张耳以前的门客贯高等人因为去年刘邦过赵的时候,对女婿太过于轻蔑。所以他们在柏人县馆舍的夹壁墙中隐藏武士,想要拦截杀刘邦。而刘邦那头本来经是想要留宿,但是一问得知该县叫柏人。刘邦觉得柏人,是被别人啊!相当不吉利。于是没有留宿就离开了。大汉九年这事被人了。于是,张敖一大家子除了鲁元公主,全部被逮到了长安,丢进了。这期间吕后因为鲁元公主的关系,多次向刘邦求情说“他是你女婿怎么会做这事情呢!”搞得刘邦都不耐烦了。好在事后面水落石出,张敖总算是出狱。不过,他被降为了宣平侯。其实这依然算是幸运的啦,大汉十年梁王彭越的谋反查无实据还被刘邦废为庶人,发配蜀地。倒霉的彭越中道遇上了吕后,本来呢,彭越是想找吕后向刘邦求情的。吕后表面是答应了,把彭越带回了洛阳。之后,吕后干脆跟说,“彭越壮士,如今只是徒留蜀地,恐怕会留有遗患,不如杀了。妾做事向来谨慎就交给妾来做吧。”而后,吕后便使人重新彭越谋反,然后廷尉很配合地把事情给坐实了。于是,彭越不仅被族诛,还成施以醢刑。

新媒体

深度爆料!《联盟冲突》日本
公元14671615年,是日本群雄混战的战国时代!也许大家对这段历史不太熟悉,但是这期间出现的名将、英雄大家却都耳熟能详

战国末凤凰男的历史传奇
张耳,魏国大梁人,生年不详,卒于大汉五年【前202年】。按着史书的记载,这娃少时在信陵君门下做过食客。而少时有少呢

战国初期最强的魏国 为何不灭
在魏国第一任君主魏文侯时代,一场史无前例的法家变革率先在魏国轰轰烈烈的展开,李悝变法,吴起强兵,还有西河学派源

网易《战国志》CG抢先版!全
花式指挥,全球国战!网易全球同服争霸手游《战国志》现已定档5月17日全平台公测,战国CG抢先版首曝!《战国志》CG围绕